爪机书屋 > 玄幻魔法 > 劫天运 > 正文

爪机书屋手机版:http://m.zhuaji.org

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逐流

作者:浮梦流年所属:玄幻魔法书名:劫天运直达底部↓
(←快捷键)<<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>>(快捷键→)
    我冷不防抽了一口气,本来以为可以压制任之的剑法,竟在这个时候失去了先机,一剑之威,让我瞬间就改变了战斗的心态!我无论再看不起他这个人的性格,但也不该看不起他的实力,他毕竟是下界曾经最强,如果单单是三种道统,那世界上还有很多人能够拥有,而如果说道佛魔三修,那也不尽然能走到最巅峰的位置,毕竟全婵妤也是道佛魔三修,但也离着无敌差之极远。

    回过头来看,任之出身山外山,是山外山几十年前的领袖,而山外山所修驳杂,从魔气,再到仙气,再到佛法皆无所不包,里面的仙修更是没有专门修一种道法的心态,谁都是觉得多多益善,能修多少算多少,以至于才给北极仙门定性为魔道。

    在山外山里面,任之可算是其中佼佼者了,而现在我也稍微的了解了什么是道佛魔三修了,魔克道,佛克魔,道克佛,三种道术互相相克,加上任之战斗经验无比丰富,看我要使用魔修的剑法,他就施展佛门的神通道对付我,果然是狡猾无比。

    明知给死克,我也不能不做回避,所以立刻就一记收招,偏离了他的光阴物华,并以高速移动的方式,引导无无穷无尽的剑气袭击他时代巨擘

    但十重仙化境,道统倍数直冲九倍的任之却并不打算给我喘息的机会,他仰天清哮过后,佛光也在这时候爆发了出来,光芒四射的佛光,一下子照得魔气冲淡了不少!

    我脸色阴沉,而任之已经正视着我了:“孩子,我们之间存在争议,却不是互相攻杀的理由,你想好了没有?现在即便你打赢了,能够杀死我了,那又能如何?能改变叫华珂的孩子的宿命?答案是不能的,你好好考虑下吧!”

    “你简直!丧心病狂!你这么做,和其他人有什么区别?和北极仙门的做派有什么区别?我原来以为山外山的修士,各个重情重义,可却怎么到了你那儿,就翻转了个遍?无情无义,做事只在乎结果,却不在乎牺牲了谁,谁死在了自己手里!难道大家相信你,就是冲着你这点来的么?”这一击我没有讨到便宜,但却不影响,甚至不可改变我对他的看法。

    所有的修士都看着任之,想要听他怎么面对我的责问,任之看向了众多修士,说道:“诸位道友,如今这世界,九州的世界,你们也看到了,他已经因为九州大战而变得满目苍夷,难道大家打算继续让战争继续下去?让天下万万修士剩下不过几百之数?恐怕大家都不愿意吧?一千人,我们截教会轮上几人?截教如果没有因为他的气运受到影响,岂会一个神格拥有者都没有?对,我是急躁了点,这件事是我做的不对,也没有征求到大家的同意,甚至让我的弟子瑞泽作为替代夏一天的存在,让他取得神格!可我凭什么无端端没事会这么做?现在你们看看现在夏一天的做派吧,同样为了个孩子,也在扼杀我们大家的生机和生存,你们说,我们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任之这话让大家议论纷纷起来,其中一些修士看向了我这边,问道:“夏道友,我们截教人数不众,但却比不上一个孩子的命重要?如果截教扛下这件事,是不是你要杀了我们截教所有人?”

    “对呀,老大既然不做也做了,你杀了他,还要杀了我们么?”这群修士里的另一个修士有些嗔怪的问道。

    我心中一揪,确实,一个人换一群人的生命,这是过分了些,然而,事情不在自己的头上,谁说得不轻松:“如果被杀的是自己的伴侣,子女,父母呢?你们怎么看?”

    这话顿时让这些人闭嘴了,而黑子也说道:“我觉得吧,不如先看看谁厉害好了篮坛少帅。”

    黑子不靠谱的话,反而让所有人闭嘴了,这事没法解决,反正现在情况就是这样,他下令杀了华珂,那就让他承袭我的怒火!仅此而已!

    我的魔气再次爆发,缩地一下子就到了他面前,玄天魔气从刚才就储蓄到了极限,我时空剑势蓄势待发多是,这一击,如同浪涛一样恐怖,排山倒海的朝任之轰去!

    轰隆一声,任之玉剑抵在了魔气的边缘,整个人狼狈之极的躲过了这一击,他袖子上的道袍全都其根而断,露出了偏瘦,但却扎实稳健的臂膀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肌肉的走向,就已经明白他是个擅长用剑的修士,就好像言师兄,我看过他的臂膀,也是这样,偏瘦却扎实无比!

    “好,好厉害的一招,这应该是出自剑魔的真魔剑吧?纵观九州,确实除了他一脉的传人,也没人能够施展这招了!”任之冷冷的说道,白刃战的第一击,他仅仅受了点轻伤就没事了,可见他对于近战也十分擅长!

    而接下来,和我想象的一模一样,他的攻击也十分的凌厉,就来防御,也毫无破绽!

    在两次对击之后,他竟也能也以剑势化解掉我的玄天魔气和时空剑势,可见他横行九州,应该也不是一时半会了,能当上九州的截教首领,又岂会弱了?甚至比独霸九州仙门的帝纤尘,也不见得差了多少。

    砰!砰!砰!

    连续三剑,他继续发挥自己强大的近战能力,现在我知道,任之不是砍瓜切菜就能对付的敌人,他也有自己的剑势,以及对法术的理解,更是让人觉得奥妙天才纨绔

    看我连续进攻没有奏效,而他自己也没能拿我怎样,任之也不愿意再继续浪费时间,而是拿出了一张符纸,说道:“也好,这么想要打赢你外公我,那就拿出你的真本事来!今昔剑舞玉京楼,酌前醉看如天洲,琼华江上心思远,七魂三魄随梦流,问仙道!随梦逐流!”

    我咬咬牙,趁着他念咒,立刻抽空拿出了一张符纸,快速趁着临战写下了‘保护华珂’四个字,将其点着,传讯到了笑梦彤那边,因为她和惜君都有我的符纸,再然后才念起了咒语,但因为这次我失去了先机,对招肯定会吃点小亏,不过我敢临阵开小差,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,看向了肩膀,我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随后嗡嗤一声,囚牛顿时从我肩膀那飞冲而出,直取任之的脑门!

    “快到意时仍步舞,咒念穷时似忘言,总学纵情讴剑歌,真若攻来奈我何!天一道!剑奈我何!”快速的念咒,而整个人也消失在了剑光之中,剑风卷起,我的身影到处都是,而每一个身影无不是,剑步如流星,剑语如飞掷,甚至到了最后,连我自己都已经听不清楚自己念叨什么,因为这剑咒繁复,在剧烈的速度和风中,听在别人耳中,实在如密密麻麻的梵音!

    因为快,这一剑将堪破日月!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囚牛发动了进攻的时候,任之的山外山咒语也施展而出了!法术一出,周围顿时翻江倒海,到处都是汹涌的剑光,囚牛还没闯进去,就给剑光震了出来,我倒吸一口冷气,看来囚牛是该升级了,现在九重仙化境的它,对付这些老怪物,越来越不够看了。

    这招随梦逐流我也算是熟悉了,当年为帝非屠施展而出,这帝非屠是谁?那是比上官琼还要老不知多少的山外山高人,剑术超群,当年在黄泉杀道里撞上,他已经成了黄泉杀道炼化的喂剑者,他这招随梦逐流,当时给我带来了不大不小的冲击!百镀一下“劫天运爪机书屋”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