爪机书屋 > 言情小说 > 小农民的妖孽人生 > 正文

爪机书屋手机版:http://m.zhuaji.org

第1038章 一个忌日

作者:醉痛所属:言情小说书名:小农民的妖孽人生直达底部↓
(←快捷键)<<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>>(快捷键→)
    事实已经很清楚了。

    鹤伴山集团在云州一枝独秀,没有人敢不瞪眼来惹麻烦。

    眼把下,大过年的桃子被打,不用问,肯定是扎手的点子来寻仇。

    说着话的功夫,毒牙驾驶的汽车已经进入了东胜县城,路上的行人都吓了一跳,急忙闪避。

    冲着飞驰而去的毒牙大骂不已。

    你大爷的,大过年的特么开这么快干嘛,难道不想好好过年了?

    毒牙突然又心中一动,敌人既然找上了自己丈母娘家,肯定对和鹤伴山集团的其他情况也非常了解。

    制药厂、张家、吴秀平他们也要做好防范。

    经过了令狐言在云州捣乱那一章,毒牙现在比以前更加沉稳。

    虽然内心现在心急如焚,又伸手拿起电话,拨通了于浩的号码,开门见山的说道:

    “浩子,你马上召集兄弟,守护好药厂,如果有人去捣乱马上报警,另外通知天瑞,让张老、吴秀平他们做好防范。”

    毒牙说完就挂断了电话,汽车在城区,以一百码以上的速度疾驰。

    转眼间来到县土产公司的家属院,轮胎和地面剧烈摩擦,拖出十几米长的黑印。

    毒牙跳下汽车,就往家中冲,进门以后,身子晃了一下,不禁被眼前的惨状惊呆了。

    就见半个小时以前,整洁又充满了节日温馨的的房间中一片狼藉,茶碗菜碟洒了一地总裁爹地

    桃子脸如金纸躺在沙发上,已经陷入了昏迷。

    毒牙一个箭步冲过去,抓住桃子的手大声问道:

    “媳妇,你醒醒?”

    但是桃子的手软绵绵的,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    张爱兰哭哭啼啼的已经吓呆了,只是嘴里不停的叨念着:

    “和平年代、法制社会这是咋回事啊?”

    事实上,张爱兰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大过年的,为啥就突然祸从天降?

    于秀明终究是个男人,虽然身体还在不住的颤抖,但勉强还能说出囫囵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毒牙抬起头来,眼中喷射着怒火。

    于秀明哆哆嗦嗦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你刚走了十几分钟,就进来一个中年人,进门就找你,桃子说你出去了,他不相信就自己进屋找了一圈,桃子说要报警,谁知道他一拳打在桃子肚子上,然后自己就跑了,毒牙,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?”

    毒牙一听,这才发现沙发上已经浸满了鲜血,并且还在滴答滴答的往下流。

    滴答、滴答。

    那个声音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“爸,一半句说不清楚,你们报警了没?”毒牙急促的问道萌宝快递,总裁买一送一

    于秀明苦着脸道:“哪顾得上,只在照顾桃子了。”

    毒牙拿出电话拨打了120,老两口已经吓傻了,面对这突然发生的一切,既然报警都已经忘记,肯定也忘记了拨打120。

    当务之急,先救桃子的是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至于肚子里的孩子,目前来看,只能听天由命。

    其实不用想,毒牙都知道,桃子已经流了这么多血,孩子命运,已经不需要他在考虑。

    那个还未曾见到这个世界的孩子,肯定已经夭折!

    毒牙的心中像是要炸裂一般,但是这个时候他反而静下心来。

    每逢大事有静气。

    这是大哥以前经常和她们说的的话。

    事情既然已经发生,无论再着急都没有用。

    当务之急,是要想办法找出问题的关键,把问题解决才是重点。

    毒牙用脚丫子想都知道,今天的事情绝对不会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自己来东胜县城只有大半年的时间。

    在这段时间中,几乎大门不迈、二门不出,只是在负责着鹤伴山集团的安全,并没有和外人有什么冲突。

    但是敌人的手段如此狠辣,直接对自己的家人下毒手,不用问,这一次肯定是对着大哥齐晖来的。

    因为大哥在龙牙基地,他们不敢去那儿闹事,只好使出了这招敲山震虎,逼迫大哥现身医等狂兵

    但是江湖上讲究罪不及家人。

    发生了今天这种惨案,就可以看出敌人有多么凶残。

    毒牙的脸色变的更加冷酷,三言两语急促的说道:

    “爸、妈,对不起了,这次肯定是对着我们鹤伴山集团来的,连累二老受惊了。”

    张爱兰这个时候终于稍微稳定了点心神,一听是冲着鹤伴山来的,立即又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女儿、女婿包括自己的这一家人,都是因为鹤伴山集团,才看到好日子的苗头。

    现在有人要冲着鹤伴山集团下黑手,不就是和自己家的饭碗过不去吗?

    不过女人终究是胆小,张爱兰抓住女儿手,嚎啕大哭:

    “我那苦命的女儿啊,那个挨千刀的怎么就这么狠呢……”

    毒牙的耳朵突然一动,他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。

    不过毒牙也没在意,可能是家里的动静,惊动了邻居。

    他急忙对张爱兰说道:

    “妈,赶快拿床被子来,我抱着桃子去门口等救护车。”

    但是他话音刚落,就听到门被推开,一个阴恻恻的声音传来:

    “不用那么麻烦,今天警察来了都没有用。”

    张爱兰和于秀明面对着门口,猛抬头仿佛见到厉鬼一般,张爱兰指着门口长大了嘴巴:

    “你,你竟然还敢回来?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桀桀笑声地狱传出一般,一个沙哑的声音说道:

    “我今天的目的就是你的宝贵女婿,见不到他我怎么舍得走?”

    毒牙身子猛地一颤,眼中射出一道寒光霍先生爱到最深处

    冤有头债有主,伤害自己爱人和孩子的家伙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何其猖狂,光天化日之下,竟然杀了一个回马枪。

    毒牙脱下外套,紧紧的包裹在桃子身上,慢慢起身,眼神冷峻的盯向来人。

    就见来人四十来岁,一身打扮透着寒酸,但是眼睛异常闪亮,透着阴鸷。

    于秀明这个时候猛然爆发出一股难以名状的勇气,上前一步,拦在毒牙面前,冲着来人怒斥道: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,光天化日之下,难道没有王法了吗?”

    毒牙一把扯过岳父护在身后。

    和这种人说王法,无异于对牛弹琴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来人阴冷的笑道:

    “老子姓古,古代的古,今天就是冲着你宝贵女婿来的,你个老不死的最好给我滚一边去,否则老子不介意让你们全家一天忌日。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古云峰。百镀一下“小农民的妖孽人生爪机书屋”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