爪机书屋 > 女生小说 > 无敌小农民 > 正文

爪机书屋手机版:http://m.zhuaji.org

第1825章 鬼火球

作者:司徒小二所属:女生小说书名:无敌小农民直达底部↓
(←快捷键)<<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>>(快捷键→)
    白妮本来是给辉子掠阵,是对付黄龙的,却不想辉子被段小涯一招致命,而且死的极其古怪,他都没看到段小涯触碰辉子身体,辉子就倒在血泊里了,不由心生惧意,往后一退,又退到了白芳菲身边。

    “师父,这家伙有古怪,他会妖法。”

    白芳菲瞪她一眼:“没用的东西!”

    不过段小涯的御风刀确实古怪至极,白芳菲也不敢贸然动手,她曾与段小涯交手数次,没一次是他对手的。

    当然,她也不知道段小涯现在的功力尚未完全恢复,对他还是心存忌惮。

    段小涯望了黄龙一眼:“道长,你先进去,这儿有我挡着。”

    黄龙点了下头,朝着大殿走去,正好看到一个夜郎族弟子在找锯子,喝了一声:“是谁?”

    那名弟子二话不说,朝着黄龙打出一枚铁蒺藜,黄龙一个翻身,躲了过去,掏出手枪,砰的一声,那名弟子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其他弟子听到枪声,纷纷走了出来,但畏惧黄龙手里的枪,一时不敢靠近,迅速找了可以藏身的地方,这才朝着黄龙发射暗器。

    对付这么多的暗器,黄龙也有一些吃力,翻身跳上神座,拿着太上老君的神像,挡住了暗器的进攻。

    不想须弥座里忽然蹿出一只竹叶青,在他脚踝咬了一口,黄龙吓了一跳,一脚就把竹叶青的蛇头踩扁,忍痛跳下须弥座,朝着柴房跑去。

    竹叶青比起蛊门其他的毒物,毒性本来不算太强,但这竹叶青是经过药王鼎喂养的,毒性不是一般的竹叶青可以比的。

    黄龙跑到柴房的时候,受伤的左脚已经使不上力汉末皇戚

    “你来的正好。”兔松正愁打不开族长身上的锁,黄龙正好送上门来,他自然不会放过,随即驱动九头黑蛇,朝着黄龙攻击。

    黄龙腿脚不便,躲闪不过,九头黑蛇九张嘴,一齐咬在黄龙身上。

    九头黑蛇的毒性又比竹叶青要强,黄龙瞬间倒地,身体不住地抽搐,口吐白沫。

    兔松笑盈盈地走上去:“钥匙在哪儿?”伸手去搜黄龙身上。

    但听砰的一声,兔松不由向后退了一步,捂着小腹,小腹有血渗透他的指间,缓缓滴落。

    族长吃惊地道:“兔松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又是一声。

    黄龙直接就把兔松干倒。

    族长大为吃惊,他现在身上的铁链还没打开,双手双脚不能动弹,只能等死。

    黄龙缓缓地举起了枪,族长噗的一声,口中吐出一枚毒针,直奔黄龙的咽喉。

    见血封喉,黄龙没有躲开,但他的枪声也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,就算他当时的手是在抽搐的,但因为和族长的距离太近,族长又不能躲避,所以这一枪还是打爆了他的脑门。

    其他弟子赶了过来,不由放声大哭:“族长——”

    而在殿外,段小涯已经和白芳菲大打出手,白芳菲不一会儿功夫,就被段小涯打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白小姐,不想胭脂帮灭亡,就带着你的人给老子滚我的冰山总裁老婆!”段小涯心里清楚,以他现在的功力,不能消耗太多。

    所以擒贼先擒王,先把白芳菲干翻,给胭脂帮的弟子立个下马威,这些弟子看到帮主都败下阵了,顿时斗志全无。

    但在此刻,夜哥舒又带着众人赶了过来,他本来担心莫错,但刚才巡查了半天,也不见莫错,这才现身。

    现在所虑者不过是段小涯,夜哥舒冷笑一声:“狗蛋,你之前中了我的干尸蛊,就算现在蛊毒已解,但功力只怕也没恢复这么快吧?”

    段小涯笑了笑:“孙小姐,就算我的功力没有完全恢复,但要对付你,也是绰绰有余。”

    “少说大话,小心闪了舌头!”夜哥舒纵身而起,双手一挥,夜空之中忽的出现无数鬼火。

    段小涯望去,竟是一截一截的白骨,鬼火是从白骨冒出来的,段小涯有限的化学知识告诉他,这是磷在燃烧。

    但是这些鬼火未免太旺盛了,以前他在山地的坟墓,看到的鬼火,只是若隐若现的一缕一缕,不像现在这么亮。

    夜哥舒双手运转,鬼火纷纷聚集在她手上,鬼火成了一个幽绿的火球,朝着段小涯激射而去。

    段小涯不知道这个鬼火球是什么名堂,所以不敢与之接触,不由向后一跃,跃上屋顶。但是鬼火球如影随形似的,跟了上去,直接扑向段小涯。

    没得奈何,段小涯一记御风刀劈了下去,鬼火球顿时爆裂,鬼火四射,落在一些弟子身上,那些鬼火像是隐没似的,钻入弟子的身体。

    中了鬼火的弟子,失魂落魄,像被下了某种咒语似的,痴痴傻傻。

    段小涯暗暗心惊,莫非这也是某种咒蛊?

    这个时候,大殿涌出几个夜郎族的弟子,其中一个抱着族长的尸体,嚎啕大哭:“孙小姐,族长……他……他……”

    夜哥舒急忙扑了过去,叫道:“爷爷洪荒之神族传说!”

    看到族长额头的弹孔,不禁目眦尽裂:“是谁干的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那个老道士!”

    “人呢?”

    “死了。”

    夜哥舒不由望向段小涯:“狗蛋,这笔账,我不会算了的!”

    段小涯听到黄龙死了,当即也没心情与她多费唇舌,慌忙从屋顶上跳下,冲入大殿,再到柴房,看到黄龙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伸手去摸他的脉搏,中毒太深,已经救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旁边的白鹤,一探他的鼻息,只是中了一种类似催眠香之类的药物,还能救得起来。

    段小涯看到柴房的柴火之中,掺杂了一些荆棘,可能上山打柴的时候,也没有挑拣,一股脑地打回来。段小涯折下几枚的荆棘刺,就当针灸针使用,先在白鹤的人中扎了一针,又抱起他的脑袋,在他脑后扎了一针。

    人中的一针比较好扎,但是脑后是头骨,这一针扎的比较困难,毕竟用的是荆棘刺,不是毫针。

    而且中医之中,五行相生相克,毫针属金,荆棘刺却是属木,治疗之中也要进行复杂的推演。

    段小涯算数一向不好,所以也耗费了不少脑细胞。百镀一下“无敌小农民爪机书屋”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